请让你自己不舒服

翻译自Ken Norton《Please Make Yourself Uncomfortable: What product managers can learn from jazz musicians

访问Mind The Product获取2016年5月4号在旧金山Davies Symphony Hall进行的完整演讲视频

1960年2月13日,Ella Fitzgerald站在西柏林舞台,演出快要接近尾声。转念之间,她决定唱“Mack the Knife”,一首流行歌曲,但是她从来没有现场演唱过。第一段演唱如愿进行,但是。。。她大脑一片空白,完全忘记下一段歌词。如果你是她,你会做什么——呆住,终止演唱,或者重复第一段演唱?Ella Fitzgerald没有这样做。她开始朗诵:

ELLA FITZGERALD

Oh, what’s the next chorus,
To this song, now?
This is the one, now
I don’t know.

And now Ella, Ella
And her fellas
We’re making a wreck
Of ‘Mack the Knife.’

她的乐队在她的带领下继续演奏,没有错过一拍,弥补她的走神,像Louis Armstrong演出一样,用完美的修补后的演唱恳求观众的原谅。歌曲演唱完毕,观众起立,掌声雷动。Ella在台上的即兴表演为她赢得了两次格莱美奖。那一次的爵士乐演出:不整洁,无预期,却美妙绝伦。

在《Yes To The Mess: Surprising Leadership Lessons from Jazz》一书里,管理学专家兼资格认证爵士乐钢琴演奏家Frank Barrett证明了产品经理可以从这些音乐家练习方法里学到很多。爵士乐是凌乱的。音乐家一边演唱一边创作,曲子的结构松散,由音乐本身带领他们继续下去。演出不用乐谱。突出的爵士艺术家,比如Ella,会在每晚的演出随性地玩弄和破坏作品。一直一直地急性表演,他们根本不知道曲终时自己会身在何处。这让人不舒服。听起来熟悉吗?

Ella Fitzgerald (Dizzy Gillespie在旁观看)
William P. Gottlieb摄于国会图书馆 (首都华盛顿, 1947年)

可能没有比常年销量第一的爵士乐唱片Miles Davis的Kind of Blue更好的例子了。1959年发行,至今仍然每周销售5000张。即使你完全不懂爵士乐,也可以听懂它的曲调。Miles把一群音乐家聚集起起来——次中音萨克斯手John Coltrane,中音萨克斯手Cannonball Adderley,钢琴演奏家Bill Evans和Wynton Kelly(他俩演奏不同的歌),低音提琴Paul Chambers,爵士鼓Jimmy Cobb,以及Miles Davis和他的小号。

整张唱片只简洁地录了两个回合——录音棚9小时即出炉。几乎只用了一个工作日。我们很幸运,哥伦比亚唱片公司保留了最原始的三卷录音带,让我们能够听到唱片最初的样子。录音棚的杂音,咳嗽声,打闹声,错误的开头都录了下来。其中,歌曲“So What”的鼓手Jimmy Cobb弄糟了一个过度,他过深而且过重地敲了钹片,这个失误很明显。

Cobb立即意识到他出错了,这样明显的错误可能会导致节奏加快,难以控制的Bebop独唱,但是Miles想做的不是一张Bebop唱片。但是Cobb的错误是可以理解的——这些演奏家从来没有一起合作过,没有排练,至于在一起会演奏什么曲子,他们心里也没谱。

他们走进录音棚的时候,Miles给每个人几张纸,上面写着粗略的章节和歌曲框架——几个和弦,大部分是音阶。你可以把它们想象成一个原型草稿。让事情更复杂的是,纸上的和弦看起来毫不相干,因为Miles希望作品朝着完全不一样的方向创作——之后被称为莫达尔爵士乐(Modal Jazz),这种爵士乐“少即是多”。

从左到右依次是:Tommy Potter, Charlie Parker, Miles Davis, Duke Jordan
William P. Gottlieb摄于国会图书馆(首都华盛顿, 1947年)

我们再听一次。创作者Irving Townsend在录音棚。他叫停了演奏因为发现有背景噪音被录进来。我们听到他对PA系统说:

IRVING TOWNSEND.
Watch the snare too, we’re pickin’ up
some of the vibrations on it…

MILES DAVIS
Well that goes with it

TOWNSEND
What?

TOWNSEND
All right. [laughter]

Irving Townsend听上去有点不舒服,正是Miles想要的效果。从录影棚的录音我们知道Miles希望噪音也被录进来。他希望凌乱加入进来,他在探索意料之外的效果。通过把乐队推向不熟悉的领域,他们更有机会创作出有意义的作品。一般水平的爵士乐演奏者会用舒服的方式演奏,减少背景噪音,但是Miles希望给乐队传达一个信号,任何东西都可以加入进来。

在一次了不起的演讲里,Jeff Gothelf和Jim Kalbach边演示边讲话,比较了敏捷开发产品团队和爵士乐队。他们发现三个重要的共同点:

  • 和弦:每个段落由一个粗糙的纲领起始,一系列松散的和弦作为轨道。就像是一个敏捷开发中的冲刺。好的爵士乐不可能什么纲领都没有。
  • 共鸣:爵士乐手称为“Big Ears”。成员演奏时必须有一双大耳朵,听到对方在演奏什么,预感,创作。持续地通过乐器和对方建立情感连接,然后接受,反应。
  • 不确定性:拥抱不确定性不代表可以为所欲为。和弦用作引导。但确实,上车之后就不知道会在哪儿停下。

现在我们知道Miles怎么引导这次创作,我们回到Jimmy Cobb的钹片事故。记住,Cobb假设Miles会需要终止演奏并从头开始。我们听一下Miles怎么回应:

Miles Davis没有终止录音。相反,他开始了一段历史上最伟大的小号独奏。钹片的共鸣好像永远不会停。这个失误让独奏变得更加独特。第一次听到这个失误,它像一个错误。但当Miles开始下一段,它不再是失误,而是一些新东西。这样的创作不会出现第二次——这是这张唱片里独一无二的内容。Cobb之后说,“它肯定是在天堂被创作出来的。”

Always work hard on something uncomfortably exciting!

Larry Page

Miles说“如果你不犯些错误,它本身就是错误。”用爵士电颤演奏家Stefon Harris的话来说,“爵士乐里没有错误,每个错误只是被错过的机会。”一个平庸的领导人会停下录音从头来过,力求完美。很多像Miles一样的领导人花力气去识别机遇,冒险,创作极致的作品。把错误变成机会。Barrett把这叫做领导力的“煽动性”,“目标是不适感:领导人的工作是创造分歧和不协调,让人离开习惯的方式和重复的和弦。”

你们有多少人认为自己的工作,作为一个产品经理,在“创造不协调”?打造创新产品同样需要放弃熟悉,去拥抱未知,去跟随随时变化的音乐。(杰出领导煽动性的案例,可以读Slack CEO Stewart Butterfield在产品发布之前写给员工的信《We don’t sell saddles here》)

第三个例子来自Duke Ellington,另一个煽动性专家。在Barrett的书里,小号手Clark Terry回忆起一个关于Ellington的故事,说Terry在一次演奏里找不到音调:

一天,Ellington要求他像小号手像Buddy Bolden一样演奏。“我说,‘Maestro,我不知道谁他妈是Buddy Bolden!’Duke说,‘你知道Buddy Bolden的。他就是那只文雅,绅士,活泼的猫。他超棒!超级迷人!他总是跟随你。他有全镇最响亮、浑厚的小号音色。他能唱极高音。他曾经从新奥尔良演奏到阿尔及尔!事实上,你就是Buddy Bolden!’”

Ellington在怂恿Terry去一些未知,不舒服的地方。就像Barrett写道,煽动性是表示认可——Duke相信Terry超过了Terry相信他自己。他从始至终都在说Terry。我们知道自己在疲惫的时候状态不好,但是研究表明太舒适的时候表现更差。最佳状态是在甜蜜区,叫做“optimal anxiety”(最佳焦虑),在1908年这个概念被第一次认识。它普遍适用于生理健康和兴趣养成。这是Google的Larry Page说的“不舒适地兴奋”。

Miles,Ella和Duke擅长引导他们的乐队到“最佳焦虑”的状态,打造出一个利于创作出一流作品的创作氛围,队员们从而不知疲倦地创作。产品管理领域也需要这种天赋。我们学的东西越多,天生的直觉就越弱。我们被告知要最小化风险,沟通制定清晰的计划,撰写文档记录每一个设计。作为产品经理,我们最重要的工作是帮助团队找到最佳的非舒适区——充满歧义和不确定性的黄金区域。

Google研究者做了很多长达几年的研究项目,来了解团队的协作效率。他们想知道为什么Google的有些团队表现优异,有些不行。是因为团队规模?成员性格互补?还是物理环境?时间越久,答案越清晰,团队成员并不会影响太多,关键在于团队如何运作。更直接地说,是团队分工决定了是否每个人都能够发声,以及团队成员明确知道即使犯错,也能够公开和大胆地放到桌上来讨论错误。难以置信的是,群体特征比如“轮流发表意见”和“肢体语言敏感性”比团队成员的智力或经验更重要。这对我们这些不如John Coltrane和Cannonball Adderley的人来说是值得庆幸的。

If you’re not making a mistake, it’s a mistake.

Miles Davis

有一个词叫:心理安全(psychological safety)。研究者Amy Edmondson发现团队会表现得表面上强大:人们喜欢互相尊重,相处融洽。尽管如此,他们会形成一种即使老板说话时也安坐端详的氛围,或者羞于表现出自己的脆弱或者胆怯。他们可能喜欢下班后一起去Party,但是没有人敢于告诉别人,你的鞋上粘了厕纸。如果我们希望营造一种氛围,让人们实现开创性突破,我们需要知道,我们的声音会被听见,我们不惧怕风险。

最好的爵士乐乐队,像最好的Google团队,提供了容许冒险的空间。我们已经知道爵士乐艺术家有极高的意识,去捕捉非语言线索。但是每个人还是有一言之地。在爵士乐领域,意料之外的音符可以来自任何一个人。获得“一言之地”同样代表每个乐队成员都有solo的机会。每个乐手即是跟随者也是领导人。如果他意识到有人很久都没有solo,他甚至可以倾身靠近,轻语告知,你应该出来带带头。

爵士里的跟随者值得最高荣誉——叫做comping伴奏。Comping的角色聆听,回应,不让曲子过于暗淡。跟随者应该是积极,而不是被动的。不是坐在最后让别人代劳工作。你应该是必要的角色,给予空间,反复,实验,支持。然后,在爵士乐文化里,带头和说话会比跟随更有价值。

(注意,心理安全不代表领导总是乐于和他人一起工作。Miles Davis几十年来并不情愿。他吸食可卡因和海洛因,被诈骗。但他是一个制造每个人都可以发声氛围的天才。当然,这不代表你必须是个怪人,只是说Be nice远远不够。)

Duke Ellington.
William P. Gottlieb摄于国会图书馆(首都华盛顿, 1946年)

哪些东西可以应用到产品经理的日常工作中?值得记住的三点:

  1. 保持不舒适:Miles Davis怂恿他的乐手去他们不舒服的领域,最佳焦虑区。即Larry Page口中的“不舒适地兴奋”。在Duke Ellington挑战Clark Terry像Buddy Bolden一样演奏时。当Ella Fitzgerald想,“Uh-oh!”即Frank Barrett口中的煽动性:把大家赶出习惯和重复。虽然非舒适区会有很多错误,也会藏着很多机会。当我们制作软件的时候,去拥抱不确定性,看看哪些是尚不可预知的?用户、观众,会对此作何反应,我们并不知道?
  2. 认真聆听:爵士乐是持续的对话,聆听比诉说更加重要。大耳朵鼓励共鸣,知道大家在往哪里走,帮助大家一起去到那儿。寻找可能变成新机会的错误。你可以通过聆听,通过不知道答案时候甚至即使知道的时候提问,来帮助大家寻找新机会。鼓励跟随者和聆听者,而不仅仅是带头人和发声者。
  3. 让每个人发声:在爵士乐里,每个人都会轮流带头和跟随。心理安全代表每个人知道他们的声音是有价值的,并且敢于做一些冒险的事。你可以通过演示互动,确保每个人的发言被听见,寻找没有表达的情绪,表示你的理解,来为团队创造这样的氛围。

When I walk on stage, I always enjoy a little stage fright.

Duke Ellington

我希望你们去听一听Kind of Blue。我也希望你们能找到不舒适,找到推动自己和自己团队去未知领域的方法。获得心理上的安全。每个人都能发声。每个人都能带头和跟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因为只有保持不舒适地兴奋,我们才能创造新东西,一些10倍于过去的东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