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

最近看了两本书,一本是《且以优雅过一生:杨绛传》,一本是杨绛自己写的《我们仨》。

刚刚在看Satya Nadella的采访,有学生问,作为斯坦福MBA商学院的毕业生,毕业后应该回印度贡献还是留在湾区学习。

想到自己前俩礼拜心血来潮,说想去帮北美Team做expansion。

无非都是时机的问题——成熟了吗?

当然,你可以无知无畏地有勇无谋,也可以酝酿一段时间等待羽翼丰满。

一个人二十岁不狂没志气,三十岁尤狂是无识妄人。

钱钟书

十年间的变化是怎样来的——我想是猛冲之下付出了本不必要的代价,方知自己还嫩,对世事产生敬畏。

读杨绛百岁时回顾自己一生的经历,即使痛苦不少,但融进时间和回忆里,不过是洋洋数笔,于是倒让读者内心淡定许多——不急、不急。

看Nadella的采访,他的回应比较官方:哪儿都有机会。我猜他内心是在坦言:不急,等自身能力成熟了再回去也不迟。

一天礼拜五晚上,没事思考人生,我现在到底想干嘛?我想去硅谷工作。怎么去?直接去估计去不了,现在这水平怎么让一家公司帮我办签证;那内部调职不是容易些吗?于是马上和Product Lead大K说,美国Team是否需要一个PM,我想去。当时我完全不知道是否他们在考虑这个角色,只是抱着聊一聊的心态。

大K没回。

礼拜一,我又和老板大B说,我想去帮美国Team。他说,“是在考虑要找这样一个角色。但是那边现在什么都没有,我送你去是对你的不负责任。” 心里顿时一股暖流。“我挺理解你的挣扎,你再学一段时间。”

有时似乎应该抽身出来,用旁人的视角思考自己的行为——你觉得这靠谱吗?通常来说,靠谱的事情那一般都没啥大问题。心血来潮的想法,一旦用这种方法审视一番,大多都会被自我否定掉。只是有时冲动太强烈,就不顾一切地发了类似的没头没脑的消息,好在老板们都也是二十多岁的轻狂中过来的,并不太把这个年轻人一时兴起之词当真。

也许是真的太想快点财富自由了。又也有些焦虑,时间流逝,究竟这生活是有意义否?

感觉自己一直在寻觅,一个能让我静下心来不被诱惑干扰的“副业”,然后能坚定的一直长期做下去,直到做成。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