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5/17

幻想100年后的小朋友,像我现在看1903年出生的老奶奶一样看我自己。好像也不需要很久,就会到那时候了。 从一个什么都渴望接收的年纪,到不愿意听更多“励志”故事的阶段。 从有力气事事逼自己出舒适圈,到认命精力有限关注重要的事情就好。 从觉得可以一直干——一年不用休息日,到双休日没有彻底放松下个周脑筋就转不动。 不敢相信一年多前下班还能每天去健身房,现在下班只想回家刷手机虚度光阴。 到香港后,加速了消耗,加速了成熟(变老)。好在肉眼可见地被认可。却也不知道这些能力,是否下一个人生阶段就完全用不到了。有时候想,离开的时候,这段经历会像一场梦。它在我身上会刻下什么东西?也想像同事一样,离开之前去刻个第一个刺青,强行把回忆留在身上。 重复。 这个词从前更多以负面形象出现,现在越变越神秘。除了错误很可能重复之外,学习技能要重复,记单词需要重复,复利是重复同个增长率,深刻懂得一个道理需要它以不同形式重复出现.... 时间。从前觉得入行1年学得快可以赶上入行5年的。现在觉得很难,因为5年意味着你有更多机会去碰到边界情况,去吃一堑长一智,去领悟怎么摩擦力最小地解决问题。速成不扎实。因此对中国40年迅速崛起抱有担心。那些其他人走过的弯路,你不走没关系,但是以后会变成更大的跟头,因为你缺了这一课。有时候也用这个来安慰自己吧,慢一点没关系,扎实更重要。 上周末没有休息好,上班效率不高。脑袋嗡嗡嗡,想释放点内存。不知道会不会有用,但估计待会是睡不好了,因为写作让大脑兴奋。 Our office is on the 4th floor

2022/4/10

一个多月前,焦头烂额 —— 香港疫情正在爬坡,每天WFH,心惊胆战不敢出门,在家憋得慌。回到香港之前,一直想着要换个房子。在上海过年时就老看香港房子。终于回来了,觉得换房子好麻烦。疫情这么严重,要不等等?这样拖了一个礼拜。 这天周六晚上,思来想去,一点是明确的——不想住在老地方,因为贵,离海远,也想住到别地方去看看。于是兴冲冲和房东说一个月后退租。 原本以为自己现在付的这个租金,怎么样也能便宜个10-20%,轻松找到个满意的地儿。 两周,全身心投入——看遍上FB上所有的房帖,哪个位置什么价划算了然于胸。也看了几间房,发现满足自己要求的很少,能达到的都不便宜。绝望,有几天晚上睡不着,想怎么办,难道要去住酒店?那家具是扔还是存,存的话一进一出加每月仓库租金,自己也折腾不起。 后来有天中午刷到一个房源,干湿分离,双人床+沙发+书桌,上环出站300米,价格8.5K。发帖的是租客,说因为疫情原因他马上要离开香港,租这个房时他已经找房找了一个月,这间是性价比最高的。我认同,马上约看房。房子周围热闹,5分钟到海边,目测20+平米、一年装修,缺点就是对面的楼在装修,白天会吵,而且没有电梯。可是便宜啊!!!相比我现在租的房子,每个月可以省下一台iPhone,爬楼梯就当锻炼身体!对面装修就当白噪音!在金钱的驱使下我努力说服自己,可以接受这个房子,也应该马上拿下! 接下来半天班也没心思上了,因为7点签约。 开完最后一个会,准备理东西出门,心里的感觉不对,但是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坐地铁到上环,看着站台旁边大大的“上環”,想着这是今后家的名字,那不可名状的感觉清楚了——是抗拒。 走到了“新家”,租客热情地一遍唠嗑,一边等房东来。我猜他肯定乐坏了,发帖半天就能把房子租出去,了却一桩心事。我心理暗中打鼓,到底签不签?要是不签,怎么开口?? 唠着唠着,他突然叮嘱说,有一件事你要注意,有时候半夜2、3点会有人尝试用钥匙开门,是那些在楼顶Party喝醉的人走错房间,有点吓人。我惊呆,打定注意这房不能签。因为我常常忘记锁门 🙂 结果是没签,很抱歉地,在两人的目送下,灰溜溜地撤。 离开之后舒了一口气,也恨自己不争气、感叹自己的巨变。不争气是因为我知道这个机会过去了,很难再找到这种性价比的房子,一月一部iPhone的生活离我远去;巨变是因为,它没那么糟,换做两年前的自己就住了,而现在却下,不,去,手。我以为自己能伸能缩,事实是缩不回去。走到海边,忍不住给爸妈打电话。 有家人真好。即使电话打得不是时候,他们总是放下手上的事来耐心地疏导;看到我不开心,净捡我喜欢听的话说哈哈哈哈哈哈。在海边聊了40分钟,信号不好,于是回家继续又聊了一会,心情恢复得差不多。 过了没两天,就确定了现在的这个房子,价格比原来低、面积小点;但是房子很新、也在海边上,就很满意。 定下了搬去哪儿,心上的事也没变少——先是考虑新家布局、然后考虑添啥买啥预算多少、然后慢慢熟悉周围。搬家将满一个月的今天,才觉得缓过来了,可以喘口气了。说长不长,但是当那么多事儿塞在胸口的时候,很难看到什么时候是个头,以为要难受好一阵,结果一件一件事倒也是消得很快,现在基本“健康”了。每次想起新房子就快乐,庆幸自己抗住阻力挪了一挪。好像都是这样的,过程里很难受,但是出来之后焕然新生。 小到装马桶盖(😂 这个故事可以另开一篇文章了, But 算了)、工作上的一个产品设计层层过关,大到找工作碰壁,生活受挫。最终走出迷宫的时候,你感谢自己的勇气,知道自己更强大了。 今天香港确诊案例跌破2000,情况越来越好。希望早日能去东南亚国家玩。相信上海也很快能恢复。 附今天的叮叮车和天气。我想,若干年后,如果要回忆最喜欢的香港场景,应该是四月天坐叮叮车

2021/10/7

8月回家开始,几次想有时间倾吐一番,真到坐定下来又不知从何开始。好像事情七零八落地散在脑袋里、卡在心口上,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是该耐心地灵魂拷问,一件一件安排清楚咯。 可能从决定来香港开始,就同时“决定”要往美国走。为啥呀?回答像“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样轻率。要重新审视一下这个问题——决定去哪里生活并不和一年前想得那样无足轻重。因为长期到另一个地方生活,所以维护家庭关系、朋友关系的时间少了一大截;学习和适应了这边的工作文化,也许到下一个地方便不适用。。它们就像你在这里买的家具,虽然精心装扮,离开的时候并带不走,最后它们一直留在这个地方,只有自己愿意时才想起心上一个精致的家。 可到底为啥要去美国呀?写完这篇文章之前估计不会有结论,未完待续吧。 还有些幼稚的想法,比如在网上也要实名呀,即使不会粤语在公司也并无大碍呀,纷纷开始摇摇晃晃。 于是发觉以前简单深信的“原则”并没有什么道理,一条原则动摇了,其他师出同门也开始胆战心惊,导致整个价值观体系面临二十五年首次台风挑战。不可能全错,全错就不会有今天的收入水平;也肯定有需要推倒重来之处,扪心自问那些同龄或者比我大一两岁牛逼的人,确实已经要赤脚狂奔才能追上。 一年前vs今天的自己,生活上,感觉这一年光是在锻炼「如何独自生活」,工作上,感觉光是在锻炼「如何在独自生活时较好地工作」,总体而言无过便是功。观察身边,几乎一半都是外国来香港的上班人;回想国内,几乎大部分都是身在异乡的打工仔,才觉生在上海身在上海是幸福。 人很会逃的,比如我开始这篇博客,是为了反省,认真面对诸如如何升职的问题。 而思维像黄鳝一样不给捉住;比如今天早上练习演讲,本该不停讲出声,面对表达不清晰或是思绪飘走的事实,却总是害怕面对太逊的自己而沉默着修改讲稿;比如发几条鸡汤以为对自己是个警醒,结果过俩月回顾“咦?我还有过这样的觉悟?” 不费心思改变是不会进步的。 如果现在要改善一件辛苦的事,你会改善什么呢? 演讲能力。 为什么? 因为现在的工作上,你讲得好,大家会认同、信任你。你讲的好,大家觉得你做得好。讲得好,建立威信;讲不好,失去威信。 工作之外,善于言辞也总是加分项。我这不屑表达的态度只能让我和同龄人的表达技能越差越远。 那是说英文还是说中文呢?英文咯,工作用。 好吧,明天开始,早上都是 用 脑 子 练习英文演讲。 闭麦了。晚安。

耐心

最近看了两本书,一本是《且以优雅过一生:杨绛传》,一本是杨绛自己写的《我们仨》。 刚刚在看Satya Nadella的采访,有学生问,作为斯坦福MBA商学院的毕业生,毕业后应该回印度贡献还是留在湾区学习。 想到自己前俩礼拜心血来潮,说想去帮北美Team做expansion。 无非都是时机的问题——成熟了吗? 当然,你可以无知无畏地有勇无谋,也可以酝酿一段时间等待羽翼丰满。 一个人二十岁不狂没志气,三十岁尤狂是无识妄人。钱钟书 十年间的变化是怎样来的——我想是猛冲之下付出了本不必要的代价,方知自己还嫩,对世事产生敬畏。 读杨绛百岁时回顾自己一生的经历,即使痛苦不少,但融进时间和回忆里,不过是洋洋数笔,于是倒让读者内心淡定许多——不急、不急。 看Nadella的采访,他的回应比较官方:哪儿都有机会。我猜他内心是在坦言:不急,等自身能力成熟了再回去也不迟。 一天礼拜五晚上,没事思考人生,我现在到底想干嘛?我想去硅谷工作。怎么去?直接去估计去不了,现在这水平怎么让一家公司帮我办签证;那内部调职不是容易些吗?于是马上和Product Lead大K说,美国Team是否需要一个PM,我想去。当时我完全不知道是否他们在考虑这个角色,只是抱着聊一聊的心态。 大K没回。 礼拜一,我又和老板大B说,我想去帮美国Team。他说,“是在考虑要找这样一个角色。但是那边现在什么都没有,我送你去是对你的不负责任。” 心里顿时一股暖流。“我挺理解你的挣扎,你再学一段时间。” 有时似乎应该抽身出来,用旁人的视角思考自己的行为——你觉得这靠谱吗?通常来说,靠谱的事情那一般都没啥大问题。心血来潮的想法,一旦用这种方法审视一番,大多都会被自我否定掉。只是有时冲动太强烈,就不顾一切地发了类似的没头没脑的消息,好在老板们都也是二十多岁的轻狂中过来的,并不太把这个年轻人一时兴起之词当真。 也许是真的太想快点财富自由了。又也有些焦虑,时间流逝,究竟这生活是有意义否? 感觉自己一直在寻觅,一个能让我静下心来不被诱惑干扰的“副业”,然后能坚定的一直长期做下去,直到做成。

Farewell party II

六点三十分,在和业务方对需求 七点,收到爸妈发来的图片 八点,到家,开始视频。视频里,看到家里空空荡荡,三天后要交房 我说我爸老是有种英雄主义气概,”打扫干净交房,对得起十六零一“ 。。。 吓死人 可我还记得第一次我爸带我和老妈来看房子,我们坐在厅的地板上,想着这是未来的家——真满意 刚搬进来,在书房对着空调吹,玩CF玩到肩周炎 不久我感觉房子太大,空空荡荡 高三,在房间里挑灯夜战,对自己说”你真行“ 考完语文,一家人在桌子上吃饭 考完所有,人生第一次通宵,睡到中午12点起床 大学毕业,在走道里做Keep大汗淋漓,遇到邻居尴尬不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开始变得脆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自己吃不下,要找个地方宣泄。 只是在看到图片时候才感觉那么真实,在公司泪奔,骂自己是个懦夫 爸爸在视频里说对不起 干什么要对不起! 你说出来如果心里好受一点,就说吧 九点三十要结束视频,因为要回嘉定 我感觉我们,稍微有点不顺利吧 加油 🙋🏻

Farewell party

分开能有多愉快? 吃了个告别饭,喝了个告别酒,洗了个澡,平复一下心情。 总觉得告别是个伤感的词汇,但好像这次没有。互相之间,满怀感激和祝福地挥手告别,各自都觉得是对对方更好的决定。 离职的同事是个开朗活泼的男生,两天之前他说,我觉得我们对各自的”大声说“太少,于是在周会上Block了20分钟,对每一个人说自己对ta的印象、感激之情。 有时我觉得自己过于冷漠,当看到这种炙热地表达又心生向往,想着,我也这样直言不讳、袒露心声,该多好啊! 我真羡慕自信地洒脱。 自信的人是有魅力的。 我认为很牛逼,读复旦中文系、清华xx系,现在仍然在读香港某大学计算机科学的同事说,这些选择很自然,我在从事市场相关的工作时,发现自己没办法接触数据,于是就去读数据分析,读了数据分析又去读计算机科学.... 当你学了这么多东西之后,你会发现自己能做很多事情,比如当演员。 心里乐开了花。好简洁漂亮的逻辑。 最近想自己应该把时间设置地更紧一些,避免做些不必要的事情。 今天第一场结束,一番纠结之下,还是去了第二场,想着体验。 其实没新鲜的了,于是也就找机会提前撤退。 每到这时候就会想到马云的例子,说他再忙的时候,为了给别人面子,回到KTV这种场合露个面,大概15-40分钟走。 想着自己为什么忍不住,觉得可能没有意思,又要硬着头皮去。我想是心存侥幸吧,期待有些不一样的东西,结果又都是一样。 总之,告别会很开心,主要是对方离开地很光明。

三个月不锻炼

记忆中,毕业上班后没多久,就开始坚持锻炼,虽然断断续续,但总体来说一直没停过。去年10月来到香港,虽然隔离14天只锻炼了一次,出隔离也恢复了锻炼,直到12月搬进新地儿,楼顶健身房关门,公园被贴上暂停告示,琢磨着唯一的健身场所是自己房间里8平米的空地,实在不高兴,于是理所当然地暂停锻炼。当然两周前健身房开了,也还是因为惯性没有重新开始,看自己能懒到啥时候。 停一个月,每天多出1小时,无不欢喜。 停两个月,某日突然感受到心脏奇怪地跳动,此后便隔三差五有此体会。你们知道,当一个器官运作良好的时候你是感受不到它的。 停三个月,今天走在街上,感觉身体打飘,仍然执迷不悟,直到下午看到这个Youtube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GRY14znFxY 虽然在虚拟世界生活7日的是他,但我感同身受,我和他一样喘不过气来。 大概有将近一个月,我除了上班就是在家,即使家里有阳台,但仍然渴望阳光、空气。每次中午出去吃饭都想多在外头呆一会不愿回来。 回想最近的状态,破天荒地产生「需要去体检」的念头,以前的我对身体超级自信从来没有这个想法;觉得上班效率开始变低,时间过去todo还没勾掉;觉得背开始变厚、臀开始外展、体态开始萎靡。 现在是改变的时机了。 换上运动服,重新开通Keep会员定了计划。难度很低,一共做20多分钟,跳到一半感觉想吐,于是停下来深呼吸,一边嘲笑自己体能垃圾,感叹三个月不锻炼变化真大,一边为触底反弹而欣喜。 今天做了14分钟「突击燃脂训练」——3个月一样的内容应该是热身。 很渣,但是很开心。 😀

只戴自己一顶“帽子”

星巴克的二把手霍华德·毕哈的作品。没有严谨的推理,只是把一条一条职场规律、执掌理念平铺直叙地告诉你。不厚的一本书,划了不少句子。 戴好你自己的“帽子”,这条原则反复在各个章节出现。 年轻时我们被“教导”要戴上面具,即在不同场景、变身不同的角色,戴上对应的“帽子”。 当我压抑自己的情绪时,我实际上也扼杀了自己的激情。这种所谓的“正确”方法让我把自己撕成了碎片。 转变思路,只戴自己这一顶帽子。于是你不必装出领导者高高在上的样子,不必戴上“爱人”或者“同事”的帽子。 我曾试图成为别人希望的样子——留好长发,穿上裙子和高跟鞋,我感到坐姿别扭,故意去思考“女生会怎么做”让我做不来自己。 加入Lalamove,对团队的做事方法不了解,犹犹豫豫地漂浮了一阵,终于无法忍受结果不受控制,落到地面——都按自己的想法来,没几天,我重新充满能量,这种久违的感觉太棒了。 寻找自己的那顶帽子,就是弄清楚“我是谁”和“我支持什么”。 当你看到领导就害怕时,你没有戴好自己的帽子;意见相左时唯唯诺诺不敢发声,你没有戴好自己的帽子。 威廉·詹姆斯说 有一种精神状态能让你感到活力四射,你一定要把这种状态找出来......

做正确的事

感觉蒂姆·库克上台做苹果的CEO也就是刚刚开始的事情,竟然已经十年了。 《蒂姆·库克传》一如库克低调的性格,不像一般自传以人物为线索,正面或侧面描述一个人多伟大。 书名应该改叫“乔布斯时代苹果vs库克时代苹果”,作者甚至没有一手资料来源,只有苹果的公关团队,高管和网络.... 尴尬。 但是仍然,在看书之前我仅仅了解苹果和它的产品,对apple watch、iphone 11、macbook、airpods爱不释手(竟然有这么多apple的产品,而且都是库克时代的产物),读完后才开始尝试体会乔布斯为什么选库克作为接班人——他们的管理风格大相径庭,库克更像是一个幕后托手,对细节要求极高,让团队如坐针毡地理解每个现象背后的原因,又觉得自己肩负重要的社会责任,于是出柜、搞慈善、推环保、真正保护用户隐私。 有一段描述特别有意思: 他是一位非常安静的领导者,他不会大喊大叫,但会非常冷静地用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追责。你最好非常了解你所负责的事情。他会问10个问题,如果你都答对了,他会再问你10个。这样持续一年的话,第二年他就开始只问9个问题了。但是如果你答错一个问题,那么他会再问你20个;再错,那就再问30个。 库克是供应链管理出身,他对过量库存的厌恶就像乔布斯对拙劣设计的厌恶。 工科毕业后去IBM掌握准时生产流程,这个项目要求生产线在用户下单后才进行生产,从而避免了预测不准确带来的库存问题。保证每个零件「需要的时候就在那里」,做起来比听上去难得多。库克在当时出色的表现让他成为了IBM的高潜人才。 当发现自己的管理技能不足以让他在IBM更上一层,他开始参加Duke Fuqua的MBA课程,在工作日晚上进修,随后MBA的学位帮他做到了。库克在苹果的同事评价“史蒂夫要求苹果的领导者必须具备的素质就是商业思维,而蒂姆就有这样的思维。” 随后加入了一家并不出名的公司,3年后公司被GE收购,36岁的他加入康柏。 加入康柏不久,他就把公司的供应链打造成按单生产,同时期,因为康柏的个人电脑单价降至1000美元以下,竞争对手的PC机纷纷跟上,苹果由于高昂的售价开始库存积压。 库克对康柏生产方式的改造让他进入了乔布斯的视野。“任何出于纯粹理性的利弊分析,都认为我应该留在康柏。”可是理性的库克在和乔布斯聊天5分钟后就决定加入苹果,“我内心一直想要做点不一样的,直觉告诉我加入苹果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1998年,库克37岁,苹果濒临破产。库克加入苹果7个月,库存周期从30天缩短到了6天,加入一年内缩短到2天。 与创造糖果色电脑相比,市场需求预测和改善供应链听起来一点也不酷。但优化库存就像调整系统平衡里的出水口,它在幕后,但是会保持水池高位至关重要。 「较真」这个性格特质一直困扰着我。别人开玩笑的话,我容易认真地思考然后绕进死胡同。值得庆幸的是,它是「能把事做成的必须特质」。乔布斯毫不关心环保,但是库克上台后把环保当作苹果的七大价值观之一。 2011年上任时,苹果的iCloud数据中心使用价格低廉的煤炭发电,在2011年的一份关于云计算对环境影响的报告中,苹果被评为最不环保公司,如果乔布斯掌局,你可以想到他丝毫不关心这些,他认为“提供最好的产”是唯一目标;因为库克,2018年,苹果场所设施实现100%可再生能源供电。 我其实对环保、慈善、无障碍使用、隐私等等这些问题并不感冒,这似乎并不是当代年轻人、潮流、大公司关心的问题;或者换句话说,我们还没有走到要关心这些事情的地步——赚钱还来不及。 “当我们付出努力,为了让盲人也可以使用我们的设备时,我们是不会考虑该死的ROI(投资回报率)的。”很好奇不关心ROI的项目在偌大的公司内部要如何立项、排优先等级。“你必须做对的事,因为做对的事事情就对了!” 一直不理解苹果回收手机,原来他们在打造闭环供应链。比如旧手机的螺丝钉是可以复用的,当所有手机的零部件都由可回收材料组成,有朝一日,苹果希望「完全停止开采地球资源」。拆机机器人Daisy已经可以拆卸10多个型号的iphone手机。供应链出身的库克做这件事太有优势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Bu-gl7v-P8 书里一再强调库克是一个十分注重隐私的人,你几乎找不到他私生活的信息。他也从来没有否认过自己的性取向,直到在一篇论文中承认出柜,原因是他发现有一些孩子,因为自己是同性恋而受到父母的唾弃,徘徊在自杀边缘,库克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应该告诉这些孩子,有这样一个现实的成功路径。 合上书,我仍然不确信库克真实的样子,因为全书几乎没有正面描述;但仿佛又很肯定他就是这样一个低调、关注细节、坚持做正确事的人。 我认为公司不应该只关心盈利。对我来说,公司是一群人的集合体。如果人有价值观,那么展开来说,企业也应该有价值观。

你要成为火,渴望风的吹拂

读完了《一往无前》,没有想到看别人的创业故事能几次让我激动地热泪盈眶,更加坚定了自己躁动的、不甘平淡的内心。 千头万绪。 其实并不太清楚小米的创业史,也没有关注过雷军个人。所以当深入读到小米的创业史,颇为感叹。将卓越网卖给亚马逊后一年不愿意上卓越,结束金山后一身叹息转型投资人,两年后耐不住心里对手机的热爱,再次下海创业,再次创业,一次又一次轻而易举地一个个将业内顶尖人才招致麾下,这TM也太顺利了。对商业逻辑的累月洞察、不安分渴望大成的性格、过往经验和历炼形成智慧、时代机遇适时造访——起飞好像是挡也挡不住的事情,过程里的艰苦只是冲刺路上一捅就破的蜘蛛网。 好的产品是自带传播力的。 一部手机的零配件来自上百个供应商,一家断档就全面缺货。 网上有人说小米搞饥饿营销,销量都是自己的炒作。为了告诉大家小米手机的销量是真实的,我们在现场把小米的支付宝余额投屏给大家看,当开始开始销售手机后,有十几秒数字都没有动,吓得工程师一身冷汗,最后数字开始动了,6分多钟后定格——当日额度售罄。原来一开始的十几秒是用户填写收货地址花的时间。 在印度市场特批的50万部小米手机因战略决策失误,在3G和4G的更替阶段仅给手机配备3G网络,使这批手机注定只能使用1-2年。每月几千的出货量,继续下去几年也卖不完。这时,发达市场的手机更新周期已经过去,只能全球范围跑遍欠发达、还没有开始更新周期的市场。这个销售任务被交给海外市场销售经验丰富的宋涛,最终以最小化损失、库存全部清完、顺便搭建了一支海外销售团队的成绩顺利完成。 因为放权给国际部处理本地法务,小米在某个销售合同里签下了“当经销商收不到零售商的货款,小米将进行保底支付”,这句话让小米损失了600万美元。小米回收了国际业务的法务权利。 要么在市场看好你的时候保持极度地冷静低调,用速度解决问题;要么融到花不完的钱,不怕股份摊薄。 小米出现的几个看似偶然的问题,其实是技术沉淀不够、组织结构不完整、系统型不足的表象。团队对新趋势的判断能力、供应链的把控能力以及最终的交付能力,在竞争加剧的情况下都有些掉队。 从诺基亚来到小米,她感觉从一个井井有条的地方来到一个“什么都缺”的创业公司,什么问题都要自己推动去解决。 有些事情能从冲击中受益,当暴露在波动性、随机性、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中时,它们反而能茁壮成长和壮大。 我认为作者执笔还是略带追捧的。 但是刮去浮在表层的装饰,你仍然可以体会到这家企业发展过程里的精彩和实在。 虽然小米一直在追求极致,但显然它对极致的苛刻远不及苹果。阅读过程里,我屡次回想自己去过的小米之家,对比书里说请来苹果御用设计师设计深圳小米之家,要求如何地精益求精,我不十分认可。 但毕竟这是一家十年的年轻企业,快速成长必须与包容共存,可喜的是你看到它肉眼可见地在变化、更健康俊俏。 《反脆弱》里塔勒布写道 风会吹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不确定性和混沌也是一样,你要利用他们,而不是躲避他们,你要成为火,渴望得到风的吹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