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三个践行

1. 用测验的方法来复习 昨天复习上周背的单词,发现忘了一半,特别沮丧,一时间不知道花时间背的意义。 沮丧持续了一顿饭的时间,回来复习一遍,又恢复了对它们的熟练度,于是又挺开心。 然后找到《How We Learn: The Surprising Truth About When, Where and Why It Happens》里说到的记忆力理论模型,即人的记忆有两个强度 - 存储强度。不会随时间减弱- 提取强度。如果不复习,提取强度就会随时间慢慢减弱,我们忘记是因为提取出了问题。做测验,就是做提取动作的同时加强记忆。 因此正确的记忆姿势是 - 学习,立即测验- 隔一小段时间(一周),测验,复习- 隔较长一段时间(一月+),测验,复习 然后基本永久记忆 2. 积累资产 Asset 打算再开一个美股账号,于是在网上搜券商。 找到一个Youtuber,除了介绍股票相关的视频他也分享一些个人成长经验。 一个不错的观点,也是《Rich Dad, Poor Dad》里说的,个人财产分为Asset和Liability Asset puts money into your pocket; liability takes money from your pocket. 比如25岁买一套房又租出去,那这套房就是帮你赚钱的资产;如果25岁买一辆车,每年要加油保养买保险,这辆车是负债。 我们应该用钱来积累四种Asset - Business。开一间公司- Real Estate。房地产- Paper Assets。纸面资产,比如股票- … Continue reading 最近的三个践行

这周开心事

扎实背完5个Session,大概几十个单词。 跟着书背词根和延伸形态,于是以后在阅读里碰见即使没背过的单词,也能大概猜出意思。比如monocle = mono 一 + oculus 眼睛 = 单只镜片 🧐感受到和上学时候背单词不同的动力。以前是空洞和机械地判断对错,现在体会每次进步的小欣喜。笃信作者在前言里写的“踏实背完这本书你会完全不一样”,感觉在路上开了一个挺成功的NPI Meeting。开会前一天晚上焦虑,第二天早上起来本来想照例背单词,心觉不踏实,再准备准备Presentation吧!还好花这个时间了,不然开口蹦。会很顺利,主要是自信。第一次和业务面基,大家参与度挺高,会后也有反馈,感觉方向对了,可以继续搞迭代 😆坐同事车去接单送货,了解业务也玩得很开心。其中一单是送牛排到一户富贵人家。我们开车上山,顺着路牌指的号码,一个转弯看到一扇大铁门,是我们要送的人家。按下门铃,走出来一个管家,我们把货交给他...... 刷新对wealth一词的认知跑了两次30min周末和同事爬了龙脊。太阳不比想象的烈,路也不那么难。末了坐在沙滩上,听着海浪声,看到在太阳伞下躺在椅子上看书的老外,妈呀他也太惬意了!!!做了一些决定。本来很多租处才用的日用品放在淘宝购物车里,想着下周签约再下单。但这事儿挂着搞得我老要去开淘宝,于是全部下单了,舒爽

重拾学习热情

没有目标挺糟糕的。 有时候走在街上,觉得一礼拜又过去,自己没什么变化,焦虑。 早上闹钟响起,躺在床上,没有起床的动力,焦虑。 有时候觉得焦虑是一种病,玩的时候心里都不踏实;有时候觉得焦虑是一个进步方法,推着你往前走。 今天终于翻开买了一个月的「Word Power Made Easy」,做了下词汇量测试,三个测试结果都是average。特别认同作者说的“regain powerful urge of learn”,学习和年龄没关系,只是你想不想学。虽然学习能力的巅峰是18-20岁,但是这个巅峰能保持到25岁,巅峰过后学习能力最多也只会下降15%。 和同事A吃饭, 问:“下班后,周末会做些什么?”答:“工作。因为下班之后才有不被打断的时间来思考。” 我们看别人是轻而易举,背后下了功夫的。在职场上顺风顺水的法子就是在对的事情上花更多力气,仅此而已。公司占领市场也是一样。 同事B说,进公司最震惊的是发现英语多重要,于是花功夫学,逼自己讲。好吧,在我看来同事B的英语很不错。 确实非常认同“进公司后觉得英语十分重要”,因为原本要实现没有歧义的沟通都已经不容易,英语表达不到位让「理解一致」更加困难。总之进公司起就被语言问题搞得焦头烂额,粤语听不懂,英语讲不好,普通话大家不说 🙂 好吧,如果对方是香港人我还是会偷懒和他说普通话的,唔该唔该。 今天去爬山,一路上听路人讲话,语速快就听不到;想让人帮拍个照,怕沟通困难也就作罢。哎,我原本挺善和陌生人搭话的呀。 很高兴又有了学习动力!语言学习得慢慢来,扎扎实实把每一课搞懂记熟。 Set a goal for learning and a schedule for reaching the goal.Norman Lewis 2020.11.15

拥抱不如意

事事总想着非完美不可的话,就很难做出决定,哪儿有好机会老等着你呢?踟蹰,于是不前。 找房子不是件省心事儿:面积要大,价格要平,最好有家具,有了家具之后还嫌不好......总在权衡利弊,患得患失。于是鄙视自己扭捏不够果断,对自己说狠狠心,接受瑕疵——最重要的因素把握住,其他放掉。好啦,今天总算确定一个月之后搬进新房子——新房子啥都好,就是没家具+租金贵,以至于一开始只能买得起床架和床垫,慢慢添吧。 于是挺认同一年前的自己,脑袋里没什么杂念:离公司近,有健身房,租了!一共就看了一间,也是有点草率......比起等待,我还是倾向于做些什么,去面对困境、化解困境:如果屋子小,就说服自己接受、如果接受不了,就想办法让它显得大一点、如果屋子位置不便利,就每天走快点缩短通勤时间......等待时机于我是煎熬,所以情愿快点决定,做出看上去不那么好的选择,至少确定性让我踏实。 我没有等待时机的耐性,不愿意把命运交到不相干的人手里,所以确定的不如意>不确定的可能性。得翻翻《思考,快与慢》,看看这是不是人的通病。Anyway, that's it. 我只接受一边做一遍耐心地等待。 其实原本周日要签另一间屋子,房东在我逛宜家正决定要买哪张床垫时发来消息,说改主意不签了。我有点懵,恍惚觉得如果有人拍拍我的脑袋,会不会我就从没看到过这条消息呢?缓了五分钟想想,规则就是这样,好像也没什么理由责备。如果真的喜欢,就应该早点签不给对方反悔的机会。 心里还是舒了一口气,因为那间屋子并不最中意,还是现在签下的屋子比较满意,即使一开始不会有全套家具。不留遗憾总是更优选项。 进办公室了,同事们很可爱、积极。期待接下来的Team Work! 刺激的是现在断了自己的后路—— Let's build a great global company! 2020.11.8

暴走两万步看房

周五午夜隔离结束,周六一早出门,跨海,横穿九龙,看遍想看的楼盘,一顿早饭撑到晚上6点。好啦,一共看了6个盘4个中介带看。 中介A穿着西装,用语礼貌,看楼之余查了公寓去公司的交通,顺手发到我的WhatsApp。看完我感觉一般没有定租冲动; 中介B打扮休闲,碰面才告知原本要看的楼已租出,一二三四带看完毕催着要做决定。结束体验很差,心想房子好我也不租; 中介C长得很帅,我怀疑他是不是种了睫毛.... 全程客气礼貌,带看的楼价格便宜但是总觉得差口气。看完心想应该不会租; 中介D见面话不多,过程里我介绍自己情况他说“我知道,我知道”,明显事前了解做过功课,带看的楼最满意,现在商量价格中。 我的需求并不是租房,是“有一个地方住”,交通方便,安全干净。大多数中介只看到我告诉他的楼盘,在这些楼盘里推荐单元,很大的几率是因为我根本选了不合适的楼盘,所以咋看都不会租。成交不了不在于他态度不好、单元不好,而是一开始客户选错了楼盘。 如果是一个香港朋友,站在我的角度很容易给出不错的解决方案,虽然我刚开始不一定听(哈哈哈哈@Ada)。 所以,动手解决之前,先问为什么,问为什么,问为什么。做到不容易,因为对方倾向于告知他认为的解决方案,就像我认为某些不合适的楼盘是解决方案一样。 话说回来,香港租房 真 係 好 貴! 生活在这儿每天的住宿成本和旅游差不多。 海还是挺漂亮的:D 2020.11.1

隔离第九天

人还是得和人接触,和自然接触,受到多维度的感官刺激之后,才体会真正「经历」的感觉,否则周围发生的事情于我都有种虚拟感,脆弱仿佛3个月后就会遗忘。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不喜欢「一直坐在电脑前」工作。 开始隔离前是恐惧的。有天躺在家里自己的房间,想着把门关上,我将要在这么大的房间里呆14天!——心脏在抗拒。 前三天是难熬的,在窗前从日出坐到日落,脖颈微微发酸,终于一天过去了。 三天后竟然发觉每天过挺快。——人的适应力真强。 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更多时间愿意独处的性格。嗯,独处不代表得像住隔离酒店这样,可以是一个人爱在哪儿呆在哪儿呆,爱干嘛干嘛。直到发现一旦自己停下来,还是本能地想找人陪伴,一起做点有意思的事。我想真正和自己相处是需要勇气的,或是得十分自信。所以目前的状态是「会给自己留空白时间」,却又不愿意长时间直面孤独感。 孤独感是什么?是在跑步机上跑步,不听歌不看剧,跟着计时器一秒一秒数时间的煎熬。 我爸说:“你去香港工作,别的不太担心,就怕你觉得孤独。” 要避免“觉得孤独”是挺容易的,你总能想到办法填满时间,让自己好受一些。但我想在这个年纪,其实应该去品尝一下孤独感,将来会有用武之地。 我一直觉得“独处”不是一种状态,而更像是一个场所,仿佛是一个允许我回归自我的房间。谢丽尔·斯特雷德 2020.10.25

同个错误为什么会犯两次

我总觉得自己以后需要一个秘书,佢只做两件事 提醒我某些时间应该做什么,比如9点应该出发去机场;提前调研避免我在重要事情上有可能犯的低级错误,比如知道到机场之后需要住隔离酒店。​ 继两周前没赶上飞机后今天又一次差点误机;两周前缺少材料补完今天到机场才发现要强制检疫额外住一天隔离酒店,打乱计划。旅程路上惊喜不断,一边安慰自己“没什么大不了,体验体验”;一边怀疑人生“我是有什么毛病?” 气人的是每次都是认真考虑过,结果飞机;每次想当然以为事情会沿A路径发展,结果去到了B,而这件事情对我还非常重要。 误机这事儿,我认为是没有给自己留足够多的时间Buffer。我好像总是这样的——像精算师一样掐秒表,希望日程严丝合缝完美无缺。实际不能完全做到,但计划时候仍倾向于不留余地。 提前确定预期这件事儿,有时是压根没考虑,有时是没有搞清楚。反正结果就是惊喜,但要是做一次复盘就会发现如果考虑得更周全,很大几率能够规避掉问题。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反复考虑,但是得把握好每个阶段最重要的事情。不能接受的是捡芝麻丢西瓜。 同个错误为什么会犯两次,因为Route Cause没有得到解决。就像迟到的原因是个人mindset里它是一件可容忍的事情,于是很难准时;为什么重要的事把握不好,因为思维容易陷入细节,于是缺少了全局视野。 因此需要不断地问自己,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周全考虑,确定方案,贯彻到底,把它搞定。

积累势能

初中同学大学就去了北京,呆七年之后终于研究生毕业,一心想回上海,也如愿准备在上海上班。 我一直呆在上海,向往远方,于是24岁开始不停往外跑,跑了一年——一人在外是挺消耗能量的。 感激自己没太早让想飞的心得逞。所以尚有廖技可依,让热情挥洒在更当年。 我们自身有一个势能池,自身之外有一个大环境——在成熟环境下释放势能最合适。 势能,包括愿望和能力。愿望大于能力,或者说能力来源于愿望。愿望足够强烈,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达成。因此年轻人,想办法增加自己愿望的厚度,定得高些,不要让它轻易实现,不要让自己过得太舒服——舒服的环境容易麻痹自我。同时保护自己,不要把愿望折断了心甘情愿地接受命运。 时常问问自己,这段时间愿望怎么样?积累怎么样?让蓝条一直满格,让技能值噼里啪啦增长。 从前不明白爬山的乐趣,直到前段时间真正用腿爬了一次海拔九百米的梧桐山,上山走平缓的车行坡道,下山走台阶齐膝的曲折步道。过程里坚信“下次不会再来”,两周后竟怀念“何时再去”。 好汉坡(最后1000米登顶台阶路)每上一步台阶,就感受心跳和酸痛一次,就对登顶向往增加一分。在山顶上的喜悦不来自风光,来自实现。

亮出新菜单,上菜

进度会上没大变化的看板让人沮丧。技术愿意解决新问题,产品愿意写新需求,业务愿意面对新挑战。一件事情在你的To-do List上呆得越久越不容易被解决。 久别后的聊天,不愿听到对方仍陷在上次的泥潭。从旁观者的角度,我几乎肯定“应该”怎么做,但他被困住,不愿动弹,旁人也只好静静等待。 亮出你的新菜单,上菜,让人心振奋。 速战速决让人心情大好。今年球球(我们家养了3年的猫)生病,折腾2个月医治数次仍不见好转迹象,于是爸爸某天上午提出给他安乐的想法,中午三人达成一致,下午送去医院,决定过程不到8小时。直到现在4个月过去了,妈妈说起它我俩还一起落泪,但我仍觉这是正确的决定,否则我们还在寻找解药不得的提心吊胆里过生活。 直接地抛问题。说出内心的困扰,让对方明白你的顾虑; 大胆地抛观点。扔给其他人去评判,更好的做法是什么,被说服或不被说服; 决定决定决定。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踟蹰不前,后面有大把机会调整,但是停步不仅打击士气也让事情没有好转。 大刀阔斧或小步快跑都挺好。

精疲力尽的人没法做出明智的决定

当问题找上门,你是否斗志昂扬,敢于面对所有选择?还是会因为惧怕,倾向容易的选项? 如果精力不够,它会成为限制条件,影响我们专注问题本身。 因为偷懒,调研不充分的方案很容易因为不符合实际被推翻。 精力充沛不一定能做出好方案,但是精疲力尽时的决定很可能不明智。 我过去是不体会保持精力的重要性的——因为它源源不断,永不枯竭。 但是一年年过去,切实感受到装精力的水杯没那么满了。以前可以High完通宵继续上班不觉异样,现在熬到3点隔天就昏昏沉沉;以前看过一遍的文件马上能翻找打开,现在死活找不到得让对方再发一次;以前不知道累是什么感觉,现在发现,噢,这就是累。 于是开始珍惜和储蓄。 精力可以分配给脑力或体力,工作日基本选择分配给脑力。 及时停止。一天结束,还有一些欠债,明天搞。只做最重要的事。摸清全局状况固然重要,但不是第一位,先放放。高效沟通。不管是IM还是电话,让事情一次过。 如果业余能做些攒精力的项目,比如运动、冥想、阅读、打扫,那就更好。 两年前是个小酒鬼,没多少酒量,总愿意喝。 喜欢微醺时自己放松的状态,也承认明早并不会记得太多当时的细节。这种经历多了,内心形成每喝一次酒的代价 实在却空白的夜晚晕或不晕的早晨鼓鼓一肚子卡路里 特别是第二天的混沌,让我提前感受到若干年后的脑袋状态——庞大迟钝,上头贴着“今天赶紧过去吧,我想休息”。 与之相反,若是周末三天都睡饱且没有荒度,周一整天都觉脑袋装着小马达,转速稳定两万八。 保持精力是一场持久战,它本身也在消费精力。我常心念:“一步、一步、一步。”起步总是慢的,不争领先;过程也有起伏,只求对自己有个不停的交代。